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入住

    听到扈从的话语,阿尔弗雷德顿时有种房间内温度直线下降的感觉。

    难以言喻的凉意浸入了他的身体,冰冷了他的血液和骨髓。

    客轮停靠于乌托邦港时,他其实有预想过最坏的情况是什么样子——乌托邦是某个鞋教的总部,那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潜在的危险的疯子。

    可现在,事实可能更加糟糕:

    乌托邦或许根本就不存在!

    这一刻,阿尔弗雷德异常庆幸自己早不是当初离开贝克兰德时的贵族少爷,已积累起丰富的经验,没真正地进入乌托邦港。

    在副官和扈从的注视中,这位陆军少将表情沉凝地来回踱了几步,冷静地吩咐道:

    “给我拟一份电报,将乌托邦的事情汇报给军情九处。

    “同时,请本地的官方非凡者立刻行动,联络那位船长,索要进入乌托邦港的人员名单,必要时一一拜访,确认有无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他的副官当即并拢双脚,行礼回应。

    等到副官走出书房,阿尔弗雷德又对一名扈从道:

    “将楼下的打字机搬来,我要弄一份详细的报告。”

    他的打算是先用电报将关键信息汇报去,不耽搁初步的行动,然后再以机密文件的形式把更多细节展现出来,为军方高层做判断提供依据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蒸汽列车站台,文德尔一手按着礼帽,一手提着皮箱,步入了二等车厢。

    他不到三十岁,鬓角深黑,褐眸沉静,长相没什么能让人记住的特点,却自有种令人舒适的气质。

    在几个月前,他还是活跃于迪西海湾费内波特部分的情报人员,立下了不少功劳,如今已成为序列7的非凡者,归属于军情九处内务行动部。

    今天,他的目的是将一份机密文件送到贝克兰德,交至军情九处处长先生的手里。

    坐了下来后,文德尔状若平常地从窗外的报童手中买了份报纸,悠闲地展开

    这是表面的现象,真实的情况是,他开始利用本身的非凡能力为周围的乘客勾勒人物画像,记住他们各方面的特点,为之后可能发生的意外做细致而完善的准备。

    呜!

    汽笛声响,蒸汽列车哐当哐当地奔驰了起来,窗外的风景一幕又一幕地加速掠过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后,文德尔有些忧虑地将目光投向了窗外,因为天空已堆积起阴云,即将降下一场暴风雨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蒸汽列车会提前停靠某个站点,等到暴风雨结束,甚至第二天清晨再继续行程,而不是抵达预定的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对文德尔来说,这将导致事情有点脱离自己预期的计划,这毫无疑问会带来更多的风险。

    可是,他没有办法阻止,他不可能像罗思德群岛新政府宣传的那位“海神”一样,改变天气。

    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,向“风暴之主”祈祷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祈祷大部分时候没什么作用,当天色越来越暗时,前方站台已用灯光打出信号,让列车放缓速度,就地停靠。

    呜!

    汽笛再响,列车越来越慢,最终停在了一个所有人都觉得有点陌生的站台内。

    下一秒,喷薄蒸汽的车头附近,机械之门打开,列车长立在入口处,隔空对站台的工作人员喊道:

    “前面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大暴雨,什么都看不见!”那名鬓角已经有点发白的站点工作人员高声回答道。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高空就响起了一声闷雷,震得所有人都颤抖了一下,预感到了暴雨的来临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列车长咒骂了一句,“这是哪个站?”

    因为是非正常停靠,他不太认识当前是哪个站,毕竟他负责的车次在过去不是沿途每站都停。

    “乌托邦!一个小站!接下来你们自己安排!”那工作人员喊了几声就提着玻璃马灯跑向了站台另外一端,“我得给后面的列车信号!”

    列车长对工作人员的态度没有一点疑问,因为这是正常的调度流程,否则将出现两辆蒸汽列车间的追尾事故。

    他甚至可以断定,这个乌托邦站的其他工作人员已经在给别的站点拍电报,做出提醒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肯定也是收到电报才知道前面区域已被大暴雨笼罩。

    “乌托邦……”文德尔低声重复了一遍这个地名,没在脑海里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没有太过在意,因为整个鲁恩王国的不知名蒸汽列车站点有很多,这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体现。

    列车长看了看黑压压的天空,嘀咕了两句后,用最新配备的大喇叭对乘客们道:

    “暴风雨即将来临,列车将停靠在乌托邦站,直到明天早八点。”

    他预计暴风雨将持续到今晚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留在车厢内,也可以自行离开,前往城中,寻找旅店,明天只需要提供票根就能重新车,记得准时。”这位列车长给出了两个选择。

    文德尔看了看二等车厢内的乘客们,考虑了几秒,提皮箱,走出了列车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不能接受艰苦的非正常的睡眠环境,在做情报人员时,他很吃过不少苦,他只是依靠职业素养判断,人员流通不够封闭的车厢没有旅馆单间安全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能整晚不睡,但这势必会影响到他明天的状态,而很显然,明天还有很长一段旅程。

    出了乌托邦站,文德尔了路边的出租马车,对车夫道:

    “去市政广场。”

    在鲁恩王国,市政广场附近必然会有一座教堂和至少一家旅馆。

    “先生,是去旅馆吗?”那车夫一边让马匹由静转动,一边自来熟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身为序列7非凡者的文德尔没有掩饰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只要身处国境内的城镇,他都可以依靠自己的身份轻松找来一批帮手,而他的实力足以支撑他完成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们乌托邦最好的旅馆是‘红靴子’,要去那里吗?”车夫用一种男人都懂的暧昧语气问道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身负任务,文德尔倒是不介意享受一番,但现在,他只能毫不犹豫地摇头道:

    “【】我想要安静的旅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车夫颇有点失望地回应道,“那去‘鸢尾花’旅馆吧,不会有什么人骚扰你。”

    随着马车前行,文德尔将目光投向了窗外,观察起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暴雨将至的缘故,路的人们都行色匆匆,连报童都打不起精神。

    “一个很小的城市……”文德尔从这里缺乏有轨公共马车做出了初步的判断。

    他甚至连无轨公共马车都只看见一辆,这说明乌托邦大部分地方依靠步行就能在合适的时间内抵达。

    如他预料,不到十分钟,出租马车就停在了那家“鸢尾花”旅馆的门口。

    文德尔付完车资,抢在暴雨落下前,快步走入了旅馆。

    哗啦啦的声音随即在他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办好入住,放好行李,文德尔休息了一阵,怀揣那份机密文件,到一楼的餐厅享用起晚餐。

    他谨慎地没点酒精饮料,要了杯据说是本地特产的“气泡冰茶”,并配了份带苹果汁的炸猪排。

    作为曾经出入过流社会的情报人员,文德尔对这次的晚餐并没有抱太大的期待,但结果有些出乎他预料:

    那块猪排炸得鲜嫩多汁,香味浓郁,而浇去的苹果汁带着微酸的口感,消去了大部分的油腻;气泡冰茶自有种清爽的感觉,分外可口……

    结账的时候,文德尔对个子中等的服务生点了点头道:

    “替我感谢厨师,让我有这顿美好的晚餐。”

    那容貌普通的服务生笑着回应道: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在整个乌托邦城,我们‘鸢尾花’的厨师都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文德尔没有闲聊,迅速返回房间,做了些防止他人潜入的布置。

    接着,他倒头就睡,不带一点犹豫。

    他这是将相对安全的,潜在敌人认为不适宜展开行动的时间段用来睡觉,把深夜“空”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文德尔突然被一阵激烈的吵闹声惊醒。

    他按开怀表看了一眼,发现还未到凌晨。

    就在隔壁房间……女人的声音……男人的声音……文德尔坐了起来,侧耳倾听,仔细辨别。

    最初,他怀疑是那一男一女在**,可后来发现这实在是太激烈了,甚至有易碎物品被扔到墙。

    争吵引发打架?文德尔刚嘀咕了一句,就听见了女性的呼喊声、咒骂声和尖叫声。

    殴打女性?作为一名鲁恩绅士,虽然文德尔信仰的是“风暴之主”,明里暗里都有点歧视女性,但这不妨碍他认为男士不应该对女性动粗。

    考虑了两秒,他决定过去敲下门,提醒“邻居”注意一点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惨叫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明显来自男性!

    砰当,有重物摔在了地板。

    文德尔眉毛微动,敏锐地嗅到了刑事案件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站了起来,披外套,来到隔壁房间前,屈起手指,咚咚敲了两声。

    几秒后,房门吱呀一声打开,一位眼眸湖绿,长发偏亚麻色的美丽小姐出现在了文德尔面前。

    她头发凌乱,脸色惨白,浅绿色的衣物星星点点全是鲜红的血液,手里还提着一把往下滴落鲜血的匕首。

    这位二十出头的小姐嘴唇嗫嚅了一阵后,用梦呓般的语气道:

    “我杀了人……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