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踩回去

    秦九岭纳闷,怎么和他扯上关系了?

    不过李二前阵子让太医品鉴板蓝根的事,秦九岭倒是听说了。

    其实作为中成药,板蓝根在《黄帝内经》中早有记载,但记载是一回事,怎么用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那些太医给人治病,从来都是配合其他材料煎成药喝的。

    又苦又涩的,还不如喝碗下火梨水汤。

    所以板蓝根这种草药,或者说所有拿来煎服的药,都不受欢迎。

    尤其一向是小儿多病,可小儿哪肯愿意喝这种药?

    拖着拖着最后实在病重,再请村医再灌上一碗“符水”……

    得嘞!

    小则一人病死,大则一村瘟疫。

    这就是唐朝得病后治病的现状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人像秦九岭教给孔志约这样,弄成粉末掺上糖泡着热水喝。

    效果出奇的好,小儿愿意喝,泡杯水就行,省事又省心。

    一时间,据说长安不少人都在跟孔志约要“板蓝根”了。

    短短几天,孔志约已经名动“医湖”。

    按理说这是好事啊,怎么到孔志约嘴里,就成坏也坏在板蓝根上了?

    难道孔志约瞎用药给治坏了人?

    秦九岭连连摆手:“孔三哥,你可别冤枉我,我是好心给你药方,帮你实现梦想的,可没叫你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。

    惹出麻烦,兄弟帮你是应该的,但你硬扯上我,可就不地道了。”

    孔志约闻言苦笑:“秦兄弟,我是真没想扯上你,但对方逼人太甚,我是实在被逼的没办法了啊!

    你要是不出手,咱们在长安租的门面就全完了,用不了多久,我爹就会抓我回家读书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秦九岭狐疑,“对方是谁?你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是许州名医王博!”

    孔志约懊恼道,“这事,也怪我一时多言……

    半月前,陛下从我这里带走板蓝根,着太医品鉴,结果获得太医署令丞甄立言的大力称赞。

    甄太医说,板蓝根粉末,开启了另类服用药剂的大门,想让陛下请我到太医署就职。

    并说愿让出令丞之位。

    但我哪敢回长安?直接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可谁想,这个王博却是不服,原来,他前年参加太医署大考,却没能考中博士,只得了个助教。

    听说我被甄立言招往太医署当官的事,颇为不服气,三番五次来李家村,非要和我比个高低。”

    孔志约苦笑,“秦兄弟,我的本事你也知道,虽然喜欢医术,但正儿经的医书都没看过几本,比是不敢比的。

    又怕丢了面子,被我爹直接拎回去,就说这药方是和秦兄弟你一起钻研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王博却口出狂言,不信秦兄弟你……你的年龄能想出这等方法来,更不信你会医术。

    他放言,要等秦兄弟你回来和我一起跟他比,还说他一个对咱们两个都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我一时激动,就跟他打赌应了下来,输了就要停止生产板蓝根,并且这辈子都不能进太医署。

    秦兄弟,要是赌输了,门面事小,我以后连太医署都进不去,那还怎么研究医术?

    秦兄弟,你可一定要帮我啊!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听到这,秦九岭总算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点头问道:“意思就是说,这个王博自认医术不错,但他没你火,所以想踩着你上位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孔志约一愣,“秦兄弟,什么火不火?”

    “算了!”

    秦九岭也懒得解释,沉吟道,“孔三哥,我本来没想这么早开医馆,毕竟好多药草还没找到,时机不算成熟。

    只不过因为我要去山西,一时找不到人帮我照看李……

    嗯,不,是我决定去山西找药草时,觉得药方这东西还是早点面世好,这样也能多救一些人,造福百姓……

    哎呀,不扯这么多,总而言之,这个王博,我帮你打脸。

    但你得把宣传给我做好。”

    孔志约听得云里雾里,不解道:“秦兄弟,宣传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宣传这件事!”

    秦九岭一挥袖,“王博这种行为叫踢馆子知道吗?

    他想踩着咱们板蓝根的名声上位,良心大大的坏了。

    索性咱们就将计就计,不仅要踩回去,还要踩得响亮!

    这样,孔三哥,你明天动身回长安,我一会给你写些横幅,你负责挂满长安城。

    我要借此机会,让咱们医馆一举成名!”

    孔志约傻眼:“秦兄弟,我现在怎么回长安,我爹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行了,别老是你爹你爹,孔夫子要是知道他的后代这么怕事,铁定一块板砖拍你头上。

    大不了被你爹逮住抽一顿,除非你回去就被抓住,不然横幅一挂,全长安都知道了你学医了,你爹还真能把你关起来不成?

    除非你爹比王博更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秦兄弟,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爹呢?”

    “孔三哥,话糙理不糙,不成功,便成仁。王博已经把脸送到咱们面前,你以后能不能弃笔从医就看这次了。

    成了,我保证你爹没话说!”

    “可是秦兄弟,我还是担忧……”

    秦九岭直接打断:“机会稍纵即逝,想让我帮你,孔三哥你必须把宣传这事给我办妥。

    不然,我是不会出手的。

    是把握梦想还是忍辱苟且,孔三哥,两条路你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孔志约咬牙,“好,秦兄弟,我去宣传,但你可一定要赢了啊!兄弟的一腔抱负,可全都寄托在你身上了!”

    “孔三哥放心,别说咱们是兄弟,就冲你是孔圣的后人,这点忙我也一定帮你!”

    见秦九岭做了保证,孔志约稍稍安心,却仍面露忧色。

    不过当秦九岭拿出烟草来后,孔志约很快就静下心来……

    当晚,被“烈酒”灌醉的孔志约很快被秦九岭让人抬回去睡了。

    高审行则被秦九岭扣在屋子里,拿来文房四宝,开始写横幅标语。

    李田业也被叫来,在秦九岭的安排下召集民妇在绢布上绣字。

    然而,第二日,当秦九岭把横幅拿给孔志约时,孔志约却是被横幅上的内容吓了个半死,吃惊道:“秦兄弟,你怎么能这么写?这要真挂出去,就是王博输给咱们,太医署一群人也会把咱们兄弟给吞了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