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月泷

    当冰裂声响起,王寺最先反应过来,拽着轻灵神舞往后退。

    原来这整面墙都是冰块吗?怪不得刚才摸上去的时候就和触摸冰块的感觉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解决了这个谜团,王寺的心里却出现了一个更大的疑问,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谁?为什么会被困入冰块中?

    轻灵神舞突然说道:“我们身后也有人!?”

    王寺猛地回头,发现在两人的身后,有一个身穿黑色服饰的长发男人正背对着两人,而他的手与那掌印贴合,看来他就是这掌印的创造者了。

    不,不对!

    这是幻觉,或者说是……投影?

    王寺心里不确定,但还是保持了警惕,和轻灵神舞一起走到了空间的边缘,沉默着凝望着即将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为了我,你牺牲这么多……”那男人突然说道,但是身体并未有所动作,“你恨我吗?”

    在他出口的瞬间,王寺和轻灵神舞突然出现了短暂的失明,眼前被白光笼罩,幸好持续的时间很短,两三秒之后,伴随着清脆的脚步声,他们又得以再度看见画面。

    还是这个密室,但是和原先不同的是,这里的墙壁上挂满了油灯,整个空间灯火通明,而地上,也没有厚厚的灰尘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”一道窈窕的身影出现在了那男人的身后,她的声音柔美且充满了活泼,“只要能让你成仙,牺牲再大我也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轻灵神舞眨了眨眼睛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武林盟主和魔道第一人王昱珩。”王寺很快就给出了答案,然后好奇的走到两人的身边,发现他们二人的脸庞模糊不清,但是通过脸型,王寺肯定,这个女人就是他在冰块里见过的女人。

    王昱珩深深的叹息:“想不到那修仙至宝,居然需要那种方式才能得到,那究竟是仙,还是魔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论他是什么,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你都不应该放弃。”女人伸出纤纤玉手揽住了男人的臂膀,安慰道,“我为了你负了天下人,所以你不准失败,好吗?”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那么就开始吧。”王昱珩听完了这句话,似乎是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王寺眼神一惊,而他身后的轻灵神舞捂住嘴巴差点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王昱珩不知何时将自己手中的剑插入了女人的心脏,鲜血顺着剑刃滑到了王昱珩的手上,然后又缓缓的滴落到地面,偌大的空间只回荡着滴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清女人的脸庞,但是王寺也能想象出她是多么的迷茫,愤怒而又不解。

    “为……为什么?”女人不可置信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屠戮生灵这件事情,我做不到。”王昱珩的口吻冰冷,充满了决然,“所以,你不该活着。”

    王寺的大脑快速运转,而轻灵神舞已经死机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转折来的太突然,完全理解不能啊!!!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呵呵呵……”那女人凄惨的笑起来,哪怕在生命的尽头,她依旧笑得很甜美,不过就连王寺都能听出她的笑声越来越虚弱,“我不惜背叛武林,与你创下这弥天大谎,你可知……在进入古楼镇调查之人,就有我的父亲,为了你,我甚至不惜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啊,王昱珩,你居然会在这一刻做出这种选择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戛然而止,王寺和轻灵神舞也仿佛是从发呆中回过神,再看向那两人的位置,却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空间重新恢复原样,他们又回到了布满灰尘的空间。

    侧头看向那巨大的冰块,那其中哪有什么绝世女子?只有一个被剑插入胸膛的骸骨罢了。

    王寺走过去,这具骸骨被封入了冰块,这么做的人似乎是很害怕某件事的发生,即便这位武林盟主已经死透了。

    那么疑问来了,这地上的字,是谁写的?

    正当他思考的时候,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默默的抬起头,那些黑色的藤蔓也正好在这个时候降落下来,这些黑色藤蔓落到了地上,而且像是橡皮泥一样不断的聚拢,粘合,很快,就形成了一个人型。

    轻灵神舞站在了王寺的面前,眼神凌厉,在战斗的时候,这个女人的气势立刻就变了,完全没有在解谜时候的白痴模样。

    “不用害怕……”那黑色的藤蔓口吐人言,声音很沙哑,就像是十几年未曾开口说话,喉咙里积了很久的痰,完全听不出是那武林盟主的声音,“我带你们来到此处,只是希望你们能帮我的忙……”

    轻灵神舞冷哼一声:“帮忙就是把我们抓过来,然后不管不顾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能帮我这个忙的人,只有能够解开这谜题之人。”那藤蔓把“脸”转向王寺,“那个神秘的存在告诉我,解开了这谜题之人能够帮助我……”

    【支线任务“逃脱”已完成】

    【支线任务已触发:“月泷的请求”】

    【要求:听完月泷的请求,完成她的愿望】

    三道系统提示音让轻灵神舞放下了武器,而王寺则露出笑容:“在这个地方见到武林盟主,小人不知是应该激动还是惋惜了。”

    月泷沉默了几秒,幽幽的说道:“及尔偕老,老使我怨。这大概就是我最后的不甘了吧?”

    “当年发誓偕白头,如今未老心先忧。淇水滔滔终有岸,沼泽虽宽有尽头。回想少时多欢乐,谈笑之间露温柔。海誓山盟犹在耳,哪料反目竟成仇。莫再回想背盟事,既已终结便罢休……”轻灵神舞出神的念完这首诗,然后露出了复杂的神色,“恐怕没有比爱人的反目更加心痛的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哈哈哈……”月泷突然笑了起来,但是在另外两人听来,就像是在哭泣。

    王寺虚着眼睛,趁着她大笑的时候吐槽:“是啊,剑都插进去了,能不扎心吗?”

    笑完之后,月泷凄凉的说道:“那样成仙至宝,自上古就已经存在于此地,不过,这里原先并不是迷宫,而是一片树林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他是在探寻这样至宝的路上相识,后来两情相悦,若不是正魔水火不相容,我早已嫁给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经过十余年的寻找,我们终于在古楼镇寻找到了这样至宝,可是我们却发现,这至宝必须吸食足够多,足够强大的鲜血,才能被开启,而我就提出了,用比斗来与他碰面,最后在这里设下陷阱,诱惑那些寻仙之人来此地送死,但是他却在最后一刻……”说到这里,月泷的发出了不寒而栗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不过那个禽兽没有料到,我的鲜血还不足以滋养那样至宝的开启,于是他蛰伏了几十年,将至宝的讯息告诉给了全武林,想要重新使用我的计策让那些人的鲜血灌溉至宝,好让自己成仙,呵呵呵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寺忍不住也跟着她一起笑了起来:“好一对恩爱夫妻,真是羡煞旁人……”

    陪着那月泷笑了一阵子,他深吸一口气,面无表情的询问道:“所以,你的要求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杀了王昱珩,将那样成仙至宝交给我……”月泷阴森的说道,“作为交换,我可以帮助你,完成你身上的任务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