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小老虎

    跑车停在公路边上,江小白坐在火堆旁边,手里拿着一只烤兔腿,吃的满嘴是油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烤兔技术还是相当满意的,还别说,挺好吃的,绝对不输于五星级酒店的名厨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可能和他太饿了也有一定关系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前,他凭实力捉住了两只野兔,又在一处流淌着溪水的山沟里将兔子宰杀洗净,顺便用喝了爽歪歪的空瓶子,装了两瓶山泉水,

    江小白吃饱喝足,回到车上,眯着眼睛睡了起来,一夜未睡,太疲乏了。

    这一觉醒来,已是中午,烈日当空,暑气蒸腾。

    “怎么才能离开这儿。靠双腿走?那得有多久?

    修炼御剑飞行,飞出去。

    哎!人生在世,不修炼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闭上了眼睛,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闭上眼,意念动,又来到了那一处神奇的空间,古怪的字符漂浮在空中,有些字符早有了自己的意识,见江小白来到,竟然组成不同的形状,以示欢迎。

    修炼之途,一靠资质,二靠老师,三靠机缘。

    要是资质不合格,没有修炼的根骨,就无法感受到灵气,不能修炼。

    哪怕根骨奇佳,没有师傅引入门,也只能平凡一辈子,不可能成为修士。

    没有天大机缘,成就不会太高,容易夭折,毕竟修炼一途十分危险,修真界更是大凶大险之地。

    你看那些修真界存活了很久,道法无边的老古董,哪一个没有一份天大的机缘。

    就拿神灵高中的郭校长来说吧!十六岁时被一伙修士追杀掉下悬崖,大难不死,捡到一部逆天的修炼功法,以及诸多灵宝,从此开启了一条牛逼之路,走上生巅峰。

    这件事后来还被记载在他的人生自传里,轰动一时,引得无数人去跳涯,这不是误导人嘛!

    还有一个萧前辈,走上人生巅峰,追到心爱女子,全靠戒指里住着一个老爷爷,这件事传开后,戒子的价钱就开始贵的离谱,还被当做了私定终身的定情之物。

    没有天大机缘,想在修炼一途上问鼎巅峰——难难难!!!

    亿万年来,这样的人只有一个——韩老魔。

    哪怕是韩老魔,也是运气不错之人,机缘尚可。

    山中无岁月,修炼无甲子……江小白睁开眼时,已经是傍晚时分,月亮挂在了天边。

    他感受了一下,觉得修炼了一下午,灵力就充沛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哎!这样下去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到达御灵镜……御物飞行。”

    江小白抬头望着月亮,有点儿泄气的说。

    月色下,一柄飞剑从远方飞来,剑上站着一个人,浅蓝色长袍,随风摆动。

    江小白向着月亮招手,大声喊道,“大兄嘚,载我一程……喂等等!”

    那飞剑上的人赏月吟诗,情到深处敞开怀抱,踩着灵剑飞走了。

    江小白身上贴着隐行符,没人看得见他。

    其实,这可不是一般的隐形符,奥妙无穷,不仅是隐身形,还能隐足迹,隐灵气……当然,最大的作用还是镇压邪灵。

    看见那人飞走,江小白也不气恼,只怪自己修为太低,不能御剑飞行。

    “要是能御剑飞行,何至于困在这儿……老子也能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”

    江小白的话刚说完,肚子里又咕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也对,今天才吃一顿饭,不饿才怪。

    摸了摸肚子,又该祭五脏庙了,凡人就是恼火,渴了要喝水,饿了要进食,尿满了要屙尿。

    要是能当成神仙就好了。

    江小白解裤子,对着一棵大树,嘘嘘起来,冲得树叶唰唰作响。

    肚子里又咕咕的叫了两声,这是在对他疯狂暗示,该吃东西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神豪,何时受过这等鸟罪,吃东西就吃东西,说着剥开一片口香糖,丢进嘴里,向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打野兔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荒山野岭里,唯有打野兔才能填饱肚子了,别的野兽他也打不赢。

    借着皎洁的月光,江小白很快就来到了捉兔子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儿有一个山洞,一棵参天大树恰好挡在了洞口,茂盛的树叶将洞口掩映了起来。

    上午,江小白就是在这儿捉住了两只兔子,并做了记号,把这儿命名为捉兔子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用手拂开树枝,从洞口钻了进去,这个山洞里大得出奇,说是洞天福地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尖尖的钟乳石下,碧绿色的石床上,一只兔子死在上面,脖子被咬断掉,血还没凝固,看样子刚死不久。

    再一瞧,一只白色的小老虎蹦来跳去,正在‘捉弄’一只兔子,如果仔细观看,就会发现这只小老虎是在拿兔子练习捕猎技巧。

    兔子很灵敏,走投无路,使出一招兔子蹬鹰,差点儿就踢到小老虎。

    小老虎竟然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,这只小老虎蛮灵性的,竟然在和兔子学习,曾经听说猫是老虎的师傅,难道是真的吗?。”

    江小白站在一边观察着,小老虎好像学习学腻了,知道兔子就这点本事,一口咬断了兔子的脖子。

    小老虎白色的尾巴摇晃了几下,叼起兔子,转身看着墨绿色的石床,小脑袋里冒出一连串的问号。

    “我的兔子哪去了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不见了呢?”

    小老虎的嘴巴鼓起来,都快哭了,一点儿也没有森林之王的威严。

    一天里,它辛辛苦苦扑捉的猎物,说没就没了,太难过了。

    这小老虎早就通了灵性,知道了一些简单的道理,比如储存食物的重要性、观察野兔选窝的地方。

    有一次,这只小老虎两天没扑捉到猎物,饿得没了力气,到处寻觅食物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只野兔出现在不远处,野兔竖起耳朵,低头咬一口草就立马抬起头来,眼睛滴溜溜的转,左看右看,很是小心。

    小老虎心里明白,要是扑捉不到这只兔子,力气耗光,就只能等死了。

    它小心翼翼的潜藏着,等待着时机,见野兔低头吃草的瞬间,猛的弹射出去。

    可惜,这只野兔实在太机灵了,低头的瞬间,就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,撒丫子就跑。

    小老虎没有追到这只野兔,力气耗光,趴在地上,等待死亡。

    现在,别说兔子,它连老鼠都抓不到了。

    它没力气了,不可能再扑捉猎物,等待着饿死。

    那只兔子很是聪明,就像开了窍一样,知道小老虎没了力气,悠哉悠哉的在一边吃起了野草。

    小老虎曾听母亲讲过,万物皆有命数,也许自己的命数就是饿死。

    就像母亲的命数是被修道之人抓住,练成了丹药,皮毛还得供人取暖。

    突然,一只傻里吧唧大野兔,不知从哪儿冲出来,一头撞死在身旁的树上。

    小老虎两眼放光,埋头大吃了起来,一边吃一边想,自己也是一只福缘深厚的小老虎,命不该死。

    那只悠哉悠哉吃草的野兔,知道老虎吃了食物就能恢复气力,赶紧溜了。

    小老虎听母亲讲过守株待兔的故事,没有天天来这儿等野兔撞死,更是想方设法的寻觅野兔的窝,抓住野兔储藏起来慢慢吃。

    它太年幼了,别的动物都打不赢,只能扑捉野兔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它辛苦扑捉的野兔都没了,很是难过,可又想不通这些野兔怎么就凭空没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